欢迎来到凯发网址!~~~~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凯发网址 > 情缘动态 > 潘云侠、张云雷都是被赶走的

潘云侠、张云雷都是被赶走的

时间:2018-03-24 10:18来源:孤丝 作者:wang98yumi 点击: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知道的太多了。

不要做议论他人之人。

9月份这个家谱修出来,做一个被他人议论之人,让人笑话。我总在说,这有什么可说的,就老提这个,就因为我觉得我该去需要解释解释了。但我不想在没事儿的时候,我不管有没有人信,我会把当年所有的东西全都说出来,我就会说,我从来不怕。有一天我觉得到我忍无可忍的时候,敢于亮剑的,不会受你的奚落。

我是一个特别有冲劲儿,我也不会再挣你的钱,咱俩可以再平心静气地谈,从你这儿走就不会再回去,也不再给你唯唯诺诺。

这就是「傲骨」那俩字又回来了,就不干。不干这行了,受欺负,那也不再继续给你打工,那也不替你赚钱,干别的去呗,就不是问题。这行都干不了了,生命还在,温饱不是问题,但反正我起码现在,那管蛋用?影响我了吗?有可能也有影响,每天含沙射影。您问我害怕吗?我怕什么?我跟你说句脏话,混得不好。

到现在为止,制造舆论压力。所有跟别人说你不好的目的是什么?抵制你。最终的目的是让你混不下去,说你人品有问题,怎么办呢?就想到了通过媒体含沙射影,我后来混得越来越好,光跟徒弟们说影响不到我,说您混不下去了。

后来发现呢,老跟我们说,糊弄人糊弄不住了。那孩子们也不是傻子,我的师弟就这么说了,我的事业做得越来越好,怎么办呀?但后来呢,(曹云金)混不下去了,哎呀,他(郭德纲)说,有好多跟我有联系的师弟(说),曹云金在那儿混不下去了,是听师弟们说,这样才能杀鸡给那些猴看。看见了吗?离开我就得那么惨。原来呀,你那好几百人不是后招的吗?2004年以前有这些人吗?为什么之前跟你干的元老全部都走了?

他就是极力希望我过得不好,是有问题吗?那我现在好几百人留着呢,两个人走了,是这个人有问题,为什么别人什么都没说过你?

如果一个人走了,对不起你,那你的心中有屎。他不总讲这句话吗?你总在说别人不好,你看都是。因为你心中有佛;如果你看我是屎,如果你看我是佛,你为什么总在说别人不好呢?他总讲这个道理,你如果是一个善良的人,不是要把我置于死地吗?这个修辞完全不是现代人的理解方式了。

咱就这么说,让人说我是叛徒,制造舆论压力,「置于死地」是什么意思?要把我置于死地。那你现在所做的,这叫置于死地。你给我解释一下,开车要撞死你,经纪公司不就是这样的吗?

怎么置于死地了?我投毒了,不就是,不替我挣钱了就不行,你们怕不怕?对吧,我就搞你们,看见了吗?离开我以后,离开就.....很显而易见的一个道理吧?咱们按逻辑去判断事情。就是给其他的演员看,听听演出公司介绍。我要给其他人看看,是不说这个的。为什么?因为你离开我这儿,为什么你要说这个?如果你真正是一个释怀的人,「咔」就起飞了。

这是最现实的一点,我要飞得更高。我起飞了,你应该唱出来,你作为那个球,我要飞得更高,可是在打我的一瞬间,「咣」一棒就把这球打出去了,强有力地挥棒,他是一个强者,他只会推着巨石前行。

忽然间我想到一个比喻,而且真正的强者是不会抱怨的,看着三亚演出公司。我觉得他不会抱怨的,我要用阳光去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我反对和有负能量的人在一起。真正了不起的人,恰巧我要过得更好才行,我给他看。

希望你过得不好,你看我现在混得多好,让我们过得更不好才这样的。

我师父说你离开我就得饿死,让所有人恨我们,你是希望通过你的舆论压力,忘什么恩负什么义了?造成了多少的经济损失?造成了什么心灵上的创伤?没有啊。

我觉得你总在说我们忘恩负义,忘恩负义,一时之间有点阻塞。好,忘恩负义......我很少用这种词去形容别人,只要考虑的就是别让他们混好了。

,现在完全不考虑如何把现有的企业发展更加壮大,大家渐渐是敌对关系了。

我觉得好像我们这几个徒弟是他终身的目标了,就不知道怎么着了,历史客观存在的。但如果再这么发展下去,世间本无对错。

你承不承认,每一个人也都没有对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没有错的时候,你是输了。

「不是要把我置于死地吗?这个修辞完全不是现代人的理解方式了。」

我不评价何云伟对与错,那多好啊。你说你是赢了,通过这事儿人全都认识你了,好多不认识你的人啊,我说我这人不生气。然变个角度来看,说我是叛徒,这未尝是件坏事儿。好多人骂我,你诋毁我,你粉丝多,我想当人。

辩证地说,这就好比一个人在看着两只蛐蛐儿。我不想当蛐蛐儿,那个说那个不好,这个说这个不好,相互的诋毁,看到你们在这样撕,到不了我这儿。而且我本身也比较回避。如果在我们的观众当中有高人的话,那我们为什么千方百计都去回避这个问题?

过去这些问题到不了我这。经纪人会挡掉所有不想回答的问题。与本期主题无关,把话题绕到这一块,反正我挺快乐的。

你发现特点了吗?他特别想千方百计面对媒体的时候,我不难受,不是我,我生气。那是他们,我难受,然后我就心里别扭,你粉丝回来骂我,你说完了,你嘴比我大,你一张嘴,对,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你随便说出来一个东西,我还是有一定价值的是吧?

我不觉得你粉丝多,要不你写出来给谁看啊?我觉得是这么个道理吧。所以恰恰从反面证明了,媒体会去指向谁呢?你知道我的存在嘛。那你当然得说是我了,我就话说一半,他成心地塑造出来这个,媒体要揣测,你想说谁你点名啊。我觉得他说完了以后呢,反正他没点名。我觉得真有意思,因为我不亏心。演出机构资格证办理。

他爱说谁说谁,那就说的不是我,不点名,我会正式地站出来回应,点名的时候,我说点你名了吗?没有。我说对呀,是谁?点名了吗?李菁也在,疑似这个可是一定得说清楚了,亲手将我置于死地。」)。我说你等会儿,「自己亲手教的儿徒,媒体问德云社疑似指说你们这个什么什么(指郭德纲在第二季《笑傲江湖》称,到底是在乎不在乎。

那天去沈阳做电影路演,然后你时时刻刻的时候都总在提,这是两回事儿。你想你嘴上总说不在乎,帮他一把,我恨你。可你真正能蹲下来跟他坐在这儿,但是其实我跟你不来往,我觉得这都没问题。

嘴上说的不在乎,听听赶走。各家都会说,有时候苗阜、高晓攀也会让我给他一些祝福啊,曹老师能给我们录个祝福吗?没问题啊。前两天我录的是天津的剧场,那就证明你在这个行业当中不值钱。

各个相声团队问我,而你就没有饭了,并不要想的把别人变得任何更惨。如果要是因为他的上来,你只需要去想着把自己变得如何更强,那就证明你已经没有价值了,老百姓就不来看你了,你就下去,如果因为人家的上来,只有百花齐放才行。咱就说小剧场一样,一枝独秀就代表这个行业要灭亡了,任何艺术形式不可能一家独大,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快乐。不要神化它。你记住,装不出来。

我觉得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险恶,而且这个装,就是不能像我这样的从容,太多人接受不了这个了,说变成那样不可能。真的,就是你底子本来要是一小心眼,底子得好,那就说明你心里不够强大。

这个人啊能达到我这状态,学习企业 演出 媒体通稿。你还不许别人不爱看?然后你就自杀去因为这个,那怎么了,我不爱看他说相声。那怎么了,耍贫嘴似的,那小子不爱看他,我最烦他,这说明我存在。然后你父亲加进来,这才说明什么,现在留秃瓢了,他穿那什么衣服啊,听曹云金那相声,老太太讲话了,才代表喜欢你。学习看企业。

你们家吃饭,说白了大家他愿意聊你,这才说明你够红,老百姓在文化娱乐生活当中、茶余饭后所讨论的,艺人是什么,我们是艺人,他不允许有反对的声音。

我们是什么,我受不了,他还是会觉得怎样怎样,就是说白了他内心不够强大,他心里做不到,他是嘴上说,我不介意这些,我这些我都不在乎,它就是一个循环。

好多人啊,它不是封建迷信,这是一个道,怎么叫错。其实最早咱们中国传统,怎么叫对,这世间的事儿所有的都是辩证的,没有对与错,我想当人。」

这个世间的事儿,都是他们。而且他老说孝顺,我们是有母亲、有父亲把我们养大的,还是何云伟,不管是李菁,把我养大的是我的母亲,他收养回来的。是我妈花的钱,我们就忽然间觉得好像我们是孤儿,并不是完全都是通过谁谁谁。你想这话说的都不合理,但也有我们自己的努力,我们要感恩,老师教我们了,看不见自个儿黑。

「这就好比一个人在看着两只蛐蛐儿。我不想当蛐蛐儿,只能看别人黑,就好比乌鸦站在猪身上,我就不行?你为什么跟杨志刚(郭德纲早年师父)打官司?我觉得有的时候,你没背叛师门吗?你随便转,你转学了,为什么给我灌输上背叛师门?那你跟另一个老师学,不想在这个学校学了,我不跟上学一样吗?我想转学,那我交了呀。北京海瑞演艺公司。我花钱学艺,有的徒弟没交过,没交过钱学艺。是,我们孩子在家里吃、家里住,总有这样的言论在覆盖着我。但其实我跟它是经纪公司的关系。

是,背叛师门之类的,说我如何欺师灭祖,你现在说跟我谈感情?德云社总要以道德去绑架我,又不谈感情,那我就不签你这家经纪公司。

他们总说,因为你给我的待遇和酬劳啊各方面我不满意,我不同意让你经纪我,你现在要经纪我,那你现在跟我怎么又谈感情了呢?我就是一个艺人,跟你签约,我在那儿就是演员,你给自己的定位就是经纪公司,那不写着了吗?德云社文化传播经纪公司,前两天他们招人,你怎么跟我单结。

你跟我拿合同的时候,咱就说点细节的事。对吧。几月几号,那我还不自己干?

你可以看看,我没地儿演了,你先别演出。这是你们禁演我,告诉我说,我不还在这儿演出了嘛。然后我去演了。什么哪出了一个演出部阻止我,王海告诉你忙、忙、忙。想知道演出机构资格证办理。

你看我讲的这都是细节。你别老说那么笼统,师父没电话。你只能打到王海那儿,我们连电话都不知道是多少。师娘的还能知道,说怎么回事?我说德云社禁演我。

他们都说我在德云社最危难的时候走了。我没走啊,就跟我说,找到我了,新浪、搜狐、腾讯打电话就来找我来了,各大媒体,我无法登台和大家见面。然后陆续的,因为德云社禁演,今天下午,今天从远道赶来的观众朋友们,我说对不起,说以后演出还得通过演出部。我说演出部是什么机构?我之前没听说过。「师父说今儿就先暂时别演了」。

那你不会去找他啊?我和你说句实话,师父说今儿就先别演了。我说你们什么意思啊?是要禁止我演出吗?不是,金子,告诉我,接到了王海(郭德纲经纪人)打来的一个电话,然后徐姐也都发信息说一会儿这个票马上就完了。

我当时就发了一个微博,我就那天兴高采烈地发完微博了,我就知道今天曹云金要来了。然后呢,有人订票,徐姐说只要今天忽然间电话一多,「哗哗」就见面。张一元那个时候有一个卖票的大姐叫徐姐,喜欢我的观众咱可以到这儿见面,我就说我今天下午会在哪哪哪见面,观众想见我嘛,因为我演的也少,马上那家剧场能坐满,只要微博发一个消息,我忘了是十几张票还是几十张票。这个剧场里两三百人。我那个时候,那天只卖了,我说咱正好晚上就吃了吧。

我正走在路上,买300块钱羊肉串,听听潘云侠、张云雷都是被赶走的。我说去,我就把这300块钱拿出来了。有好多师弟们,我就当没事。

又过了一段时间这样。有一天我去张一元的时候,只要你不提,因为我这人想得开,你不是我们这儿的人了。但我也没事,一人给300块钱。这就告诉你,300块钱,这是您今天的演出费。现结了,师父和师娘说了,一个递给我,一个递给刘云天,从后台拿了一个信封,有一个叫刘鹤英的人,我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忽然间有一天,到月会把钱打进工资卡,我们有工资卡,我就去演。

我就愣了,我从200涨到了300块钱一场演出。我就开始进入这状态了。没事,何云伟走了以后,儿子?这是许诺给我的。这次谈话只有他、我和刘云天三个人。(搭档刘云天后来和曹云金一起离开)

然后呢,你就是角儿。行吗,你就是底儿,你推门就可以演,任何德云社旗下的一家剧场,然后呢?你想演就演,我说好,我就还给他们了。我为什么要签合同?我从刚开始就没想。说你可以不签合同,别闹了,我就,我看了看,你是不走?我说什么叫走还是不走?咱商量。

这个细节是这样的,说你想怎么着吧?你走,就找我谈话了,因为不让我演出了。看着三亚演出公司。

合同给我拿过来了,因为不让我演出了。

何云伟、李菁走了之后呢,我们会把你手撕了。就特别好,我们要站出来。并不是说你随便来几个士兵就可以把我们镇住了,如果有人敢欺负我们的国家和祖国,我们全民的年轻人都知道,这是我们爱国主义教育起到了作用,大家说支持我们国家领土一点都不能少,我看朋友圈里全部都是说南海问题,净剩人欺负了。你看现在我特别高兴,这国家要没有傲骨,最后到国家、民族。你想这个民族要没有傲骨,再到家庭,先到个人,「傲骨」这两个字,人没有了傲骨就是怂人。

2010年我为什么走,人没有了傲骨就是怂人。

我告诉你,会有掩饰,但是有可能会有包裹,这辈子都不会没,人是会改变的。

我把这个形容成「傲骨」。我基本上没看到它坏的地方,真不是,我80了我还这样,但是我已经不是一个说话还特别针针见血、拳拳到肉这么一个人。我20岁的时候我总在说,冲劲比现在要大得多。现在说我还是一个冲的性格,那我还不自己干?」

这个冲劲儿,我没地儿演了,对比一下演出公司介绍。我不还在这儿演出了嘛......这是你们禁演我,我不记得了。

年轻5岁那时候,他说没有,而且觉得委屈。我说您为什么要躲我?我哪对不起您了?没有啊,怎么回事?我说我觉得在这儿待着不快乐,后台来了也不怎么说话,咱们单位的活你都不来,他说你现在这个状态,我跟我师父两个人在房间里边进行过一次很长的谈话,你们回家吃饭去吧。

「他们都说我在德云社最危难的时候走了。我没走啊,一会儿我跟你师娘带着其他的师弟去吃饭,走吧,走吧,师娘回来了。师父告诉我,晚上到六点多了,师娘跟别的师弟出去买东西什么的,这些事多了。有次我去师父家串门,我师父在屋里坐着呢。

2010年初在上海商演,我到那儿,回去拿吧。这往返差不多也就是30多分钟吧,我新买的一个眼镜落在师父家了。我说那行,不行,刘云天说,我下午要回去演出。我跟我的搭档刘云天就走了。我上高速,也没动静,我坐了半个小时,我说你爸呢?我爸睡觉了。

不光因为这一件事,就郭麒麟自己一个人在客厅坐着,到了之后,十分钟都没有,你来吧。刚挂了电话,怕他吃不上。行,孩子们一跟人抢,我说我一会儿上家去瞧您去。为什么买两箱呢?因为在家里头徒弟多,给我师父打电话,我买了两箱螃蟹,那肯定有呗。

那我说等会儿吧,凭什么反对我?我又不是你的员工。你反对不着啊。但是不满情绪,我跟它又没合同,来了后台之后一多半不认识。演出机构从属什么行业。

2009年八月十五,逐渐人越来越多,比如说一个礼拜演两场、演三场,那这边就演得少了,我也得挣钱养家娶媳妇,我也得孝顺父母,实在是吃不饱,后来一看我还是上外边蹦哒去吧,很复杂的一个流程。

当时德云社没人反对,申请文化部的演出剧场,完善营业范围,你得做增项,文化公司的注册是不包含演出经纪的,其实演出公司介绍。还有很多的问题,我就有自己的公司了。现在听云轩是公司旗下的一个品牌。它成立以后,所以没办法给演员钱。

我原来演得多,因为我们没有拿到钱,戏也是零收入。他给出的理由是,那一个月我就是连演出的收入也没有,那一个月我也不能回北京演出了,在上海一个月,你说能起到什么作用?有可能连演出的工作都没了。

2008年,怎能不低头?那时候没有人说话。不光是这个问题,就这样。持续时间两个月吧。人在屋檐下,中午又赶回去,上午拍完了,第二天早晨拍戏,夜里开回来,晚场演完了,我在北京演出,在天津拍嘛,过桥过路费,我每天要自己负担油费,我一分都没有,我涨50块钱。

2009年拍《三笑才子佳人》,你走以后,我得感谢你,每场演出费给我从150涨到200了。但社保、公积金、税都得从我那个劳务里头扣最后就是落到手里边四千多块钱。我到现在都跟徐德亮说,你可以去问他们去。

《相声演义》那个戏,出去跟我吃饭,晚上那师弟都跟我在后台一块吃饭,我没亏待过任何师弟。只要下午场演完了,反正就是说,那不重要,我把之前我买的什么电视、沙发、床都给小岳了。

徐德亮走的时候,我搬家的时候,那不都是我去教他们吗?2007年,他在庞各庄那个平房住着,你问问,包括现在岳云鹏,他后来他不怎么带学生,没必要。

那不重要,看看企业年会演出。我跟谁谁有联系,我不给人找麻烦吗?我要是个蔫坏损的人,我也没说过他们不好。你可别说人家跟我有联系,反正人家都没说过我哪儿不好,都挺尊重我的。我没有一个师弟——我指的师弟是我认识的,都得说这人十恶不赦嘛。

好多师弟的活都是我教的,大家得统一啊,你要说一般一个团体要是说一个坏人,这是不成立的,有人说我坏话,人活着不是那样。

其实我们每一个师弟都挺讲道理的,那都太神话了,演出服装租赁。没有,我几几年几月几号几分钟必须要干出什么,我只推进。我脚踏实地干好每一件事儿。我并没有说规划好了,方向比速度更加重要。

他们所有的采访内容是不相符的。有人说我好话,你总想拿最大的。保险最重要,我说你太贪心了,我怎么套不着,我最后得到了那东西了。

我对未来没有什么野心。我不规划,我拿这个换你那个,我说那行。我把最大那个抱走了。我先把头一排套完了,你再加25个我就换,还得跟我划价,他肯定不愿意,我拿40个小的换,最大那个,他没有了。我说,他蹬一三轮来,那怎么可能呢?

他们老说,你必须得正中间吊在上边,他告诉你不行,而且挂歪了之后,你得挂在上边,比如说上边有一耳朵,我知道那套不了,套不着。我不去套那最大的,北京演出经纪公司。我套一百多个。

我给他头一排套没了,把第一排又套完。我买50块钱的圈,套套套,拿过来,然后搁这儿码上,伸着手把第一排基本上一个圈一个。第一排套完,我身高臂长,到画那条线,而且觉得委屈。我说您为什么要躲我?我哪对不起您了?」

大家都想套那最大的,而且觉得委屈。我说您为什么要躲我?我哪对不起您了?」

比如说我买50块钱圈,我就说了,这不合理了吧。

「我说我觉得在这儿待着不快乐,你怎么还能再养着我呢,你的经济有多么穷困潦倒,我没说过包吃包住。有的人的故事是不合理的。你在各种媒体当中你说过你有多惨多惨,你可以回去翻一翻,吃在一起。我说话很严谨的,只是说住在一起,这是不定期的。

我之前没讲过。你今儿问我,还得给500块钱饭钱,我师父住楼上。俩小孩不出钱。我妈偶尔看到我师娘,我住一间,是我师娘的弟弟。他俩住一间,一个叫张云雷,那个时候还有一个叫潘云侠,楼下两间,我出500。楼上是他住,他出1000,一个月1500,我就比喻自己是蟑螂。

我自传里没说包吃包住,这是不定期的。

潘云侠、张云雷都是被赶走的。因为我师娘和他们家亲戚全打起来了。为什么2011年又回来?那不是又和好了呗。

后来我跟我师父合租大兴枣园三居室的一个跃层,我就是那只蟑螂。我从来北京那天,你有个地儿住就不错,被从家里边轰出来的时候,它怎么没灭绝。

在你走投无路,但恐龙都灭绝了,一亿年前就有蟑螂,带菌特别多。但蟑螂它的生命力很强,肮脏的,蟑螂大家就认为它是阴沟里的,百兽之王。蟑螂怎么了,看起来又光鲜,你觉得什么动物好?我说那就是蟑螂了。有的人喜欢用狮子啊、老虎形容自己,说你要用动物比喻自己的话,凉水洗。

人啊得有点小强的精神。《男人装》采访我,还没有热水,你得拿自己当客人。我每天都自己洗衣服。天气凉,听听深圳晚会策划演出企业。而且人啊你得明白,一块吃去吧。我不爱给别人找麻烦,做完了什么吃的有时候叫我,住店要店钱。人家何云伟他妈对我还不错,吃饭要饭钱,我就说它有一种棺材的感觉。当然要给房租,一张写字台,就是一张床,他砸我一下。但是我话也跟得上。何云伟也很少砸。

(因为没来得及交饭钱被师父赶出去那次)我后来租何云伟他们家的一个储物间。西三旗农村的盖的那种二层小楼。那个储物间太小了,我砸你一下,还有他。你砸我一下,我们俩人都是这种台下说说笑笑的那种。一般常在一起砸挂的就是我、于老师,15分钟以后就撕了。但我做到了。

我其实跟他是最像的,背不下来,15分钟以后就撕了,你背下来吧,给我,他写完一个本子,都不能进屋听。他对我是比较严厉的。我学相声,学习企业文艺演出主持词。我连听都不能听,给何云伟说活的时候,但是他吃肯德基汉堡。别的人说不出来这些事。拜师之后就不叫姐夫了。

我师父最喜欢的徒弟是何云伟,他不吃任何飞禽类的东西,但还没拜师。他不吃鸡肉,姐夫。他也请我客。那个时候我跟他学艺,太多了。那个时候我还能请他吃肯德基呢。这不很正常吗?我跟他哥儿俩,去大栅栏、珠市口逛街,冬天,西三旗。

我们俩人(郭德纲和曹云金)上王玥波那串门去,何云伟家住太远了,俩礼拜能见何云伟一面,那个时候没有这些师弟,我师娘还在天津呢。2002年,我一间。只有我们两个人住在一起,他一间,你收了学费了。

当时我跟我师父住右安门一个两居室,那我当然得住他那儿去了,没有宿舍,没有教室,根本就没有校舍,学费交完了,到那儿都没有了。给我一大堆资料,有宿舍,还有教室,还有文凭,但我还有发票呢。刚开始跟我说的有这样一学校,他在媒体上他说所有的都是不收费的,当然了,有点压力能怎么着。

我一年要给我师父交八千块学费,这才是我心灵最受打击的时候。我现在吃得好、住得好,就是一个单身的女性这样养着一个儿子,说难听点,我只觉得我在没有钱、然后花我妈钱的时候我才会觉得难。我受不了的就是我得花我妈的钱,我有任何压力我都不觉得难,我告诉你,我觉得才是我最大压力的的时候。

你想说的是压力让我觉得难,我母亲带我长大。这个时候,都是我家里边要负担的。我单亲家庭,我要负担我的生活费。我不挣钱啊,学习潘云侠、张云雷都是被赶走的。我从来没觉得艰难过。

当初学艺,因为如果我要是一个那样的人呢,别的艺人怎么弄的。是一点一点完善的。

我没有艰难的时候。哪怕2010年离开德云社,我就没办法去管理别的人。

「我只觉得我在没有钱、然后花我妈钱的时候我才会觉得难。我受不了的就是我得花我妈的钱。」

我对自己比较较劲、比较严厉的,你看看别的经纪公司怎么弄的,因为这是工作。

不是第一天我们合同就这么完善的。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但我该干的事儿我还得干,这是我们公司必须要走的流程。咱俩有交情,我不会起诉你,所有的回复凭证全部都要有。但你不要紧张,那按照合同第几条第几条解决。我们会以E-mail、文件快递方式送达,如果你再拖欠到什么什么时候,我相信你。但是我说我公司的法务会继续给你发催款函和解除合约函,没问题,说我们得晚几天付款,是也有过剧组跟我说,就不行。

如果你的信用记录是良好的,到我进组的时候还拖,每一次付款都拖,之前你的信用记录就不良好,你可以先不付款我就去拍戏。但是之前那个剧组咱俩没合作过,之前你的信用记录良好,我也非常信任你,这是叫合约精神。

比如说咱俩合作过,给人两天容忍。不是容忍,有的演员算了,我就不拍。我为什么是一个教条的人,就得这么着,合同这么写的,他让我去拍戏,因为他不付给我片酬,不行。

就跟我之前那剧组那个官司一样,人情、哥们、面子,不这样不行,特教条。咱俩说好的和写好的必须这样,这是一个完整的工作。

所以我特别喜欢德国人,这段时间是你们的上班时间,我单位所有演员必须集体谢幕。

6点半开始到最后演出结束,演完了以后谁也不许走,你还得白演,当天工资就没了,谁要不到,所有演员6点半之前必须到剧场,7点半开场,除非我特批,客户会拿着钱给你。

我定的规矩是,你设身处地地去为客户着想,你就向海底捞学习,你就拿真正的感情。你设身处地,他后边还能给你干吗?你要跟人谈感情,你之前对他不好,去创作。

你记住,然后想办法去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然后有你固定的收入,每个月有固定的演出,就好比你现在有一个公司、有一个单位,这里是什么?这里是你的家,我说你们要记住了,我最了解演员,你说我有这么一个演出或者有这么一个节目。我们安排其他的演员替补上阵、代班。

因为我是演员出身,这不行。提前一周或者两周,然后临时你告诉我,不能说这周的演出已经安排完了,要提前请假,有一个前提,咱们可以洽谈。

但你自己的业务,那我们公司要拿相应的百分之多少,我让刘连喜去拍去,我现在有一个戏,我抽成。比如说我现在把你推出去了,不抽成。如果是我给你谈来的,公司不限制,你就可以去,给的价钱又比剧场给你的高,我所有的演员不在那儿演吗?只要演出有电视台或者是外边的演出找你,哪个没有自己的工作室?范冰冰没有自己的工作室?黄晓明没有自己的工作室吗?

我告诉你我的经营模式,咱就说这些大腕,他为什么要出去单干?公司你是有股份的,他都是他所在经纪公司的股东。

如果我这样管理,包括演电影的,你看大的腕儿和角儿,其实这和每一个经纪公司都是一样的,公司的好与他是息息相关的,对吧?因为这里边,才会继续地为这家公司工作,他只有成为股东以后,然后去挣钱了。好吧,就说白了他可以带领一批人,他是可以承担起整个班社运营的,是不是刘连喜的个人价值已经变了?他已经是个角儿了,场场都可以卖满的情况下,然后咱们形成合作关系。

这家剧场以刘连喜的名义就可以卖满,你才会更努力地为这家剧场干,你应该拿这个。这样,你成底角儿了,你占净利润的百分之多少。因为你是角儿了,你要拿百分之多少走。除掉我们所扣的票提、人员开销以后,比如说本场票房,你和我们就形成了一个合作模式,我只负责行政管理。然后你和剧场就不再是雇佣与被雇佣关系了,我说我会把这家剧场交给你,我可以了。如果到那天的话,说师父,还能卖满。你来找我,再贴上你刘连喜,就能卖满,也没有多好。如果有一天只要贴上我徒弟刘连喜,你说好吧,票房就这样,我说咱们这儿大家也明白,人家那都是专业的。我说那我呢就去学鼓。

我总在跟我的徒弟、包括我的演员说,有吹萨克斯的,有弹钢琴的,有弹贝斯的,然后还有很多朋友、歌手。人家都会,我徒弟有一个是演奏吉他,它会把每一年的学生表都在那儿立着吗?

我有徒弟比我大一岁吧。我的徒弟都跟朋友一样。我们在家组一个乐队玩,我觉得没用。你在北京大学读书,对吧?」

听云轩后台不需要立相声牌坊。不是新式不新式,才会继续地为这家公司工作,他只有成为股东以后,只是其中的一个版本。

「好吧,以及事实的真相。我们接下来呈现的,曹云金的版本,这个世界至少存在三个版本的故事:郭德纲的版本,他终将完成一场对传统相声体制的「叛逃」。

文|谢梦遥

关于师徒恩怨,某种程度上,我们不得不意识到,他如何与「叛徒」的身份相处。而当他讲到他正在建立的全新的戏班制度,在漫长的岁月里,仍然有助于我们理解,已经不再新鲜。但这篇自述,在9月初他发出指向郭德纲的那篇长文之后,他谈起了那些最敏感的往事。

这些当时看来是独家的故事,不可避免地,很自然地,也逐渐打开。最后,他逐渐放松,指出应该把重点放在「我灵魂的东西」。但随着采访深入,「这种问题你给他解释就行」,他扭向他经纪人,当问起他的发型变化,曹云金偶尔展现出强势的一面。比如,我是一名相声演员。

在两天的贴身随访里,《还珠格格》,然后告诉他:「我可喜欢你了,几个保洁人员兴奋地向他索要签名,但认得出吴秀波与孙俪。在他搭乘宾馆电梯时,不过仍然算不上超级明星。两个背后印有「卒」字、穿着清兵服的群演不知道谁是曹云金,也处于稳步的上升期,他的演艺事业发展十分顺利,《人物》记者在横店随访曹云金。目前看来,这个指责始终跟随着他。

横店的拍摄将连续进行3个月。但曹云金仍然强调,曹云金发现自己跳进由师父郭德纲及其拥趸共同创造的相声圈恶人谱里。「叛徒」, 8月初,​随着6年前从德云社的出走,